□李劭強
  哈爾濱“1·2”火災事故致5名消防員犧牲。災難發生時,哈爾濱官員石嘉興身穿一件價值不菲羽絨服現身火災現場,引發了網友圍觀,他被網友稱為“棉服哥”。石嘉興所穿羽絨服品牌為名牌,國內售價在萬元以上。而石嘉興回應媒體稱,其羽絨服為女兒由國外購買,不過人民幣幾千塊錢。(1月7日《華商報》)
  說實話,因為萬元羽絨服而成為輿論監督對象,的確有點“冤枉”。對於收入還可以的人群來說,萬元一件的衣服也並非是什麼遙不可及的消費。再說,所謂的萬元羽絨服是在國外買的,價格不過是幾千元,而且是自己女兒送的名牌,並沒有什麼過分的。如果,這件衣服是穿在一個公司職員身上,還會有人感到奇怪嗎?是官員的身份特征,讓他們的消費行為變得異常敏感。
  當然,有人會說,之前戴名牌表的表哥不是被查出有問題嗎?之前抽九五至尊的局長不是落馬了?但這種現象再多,也只能說明一種可能:那些使用奢侈品的領導,可能存在貪腐行為。按照他們的正常收入,雖然消費奢侈品有點困難,但是如果他們像那些年輕人一樣任性,攢錢消費還是可以的,可能的。所以,我們也只能在事後說,這樣的奢侈消費來自其貪污腐敗。但是,客觀地說,在事情未查清之前,僅僅憑著外在的奢侈消費,就斷定一個領導的清廉情況,無疑還是有些武斷。
  這種對外在表層行為的監督,其實是一種輿論監督的表層化。之所以出現表層化的輿論監督,一是因為官員的財產申報是粗線條的,公開的範圍也僅限於內部。因此,一個官員到底有多少家底,公眾只能猜測。既然是猜測,就需要有猜測的依據,這就是輿論監督表層化的第二個成因,那就是通過官員的穿衣打扮和日常行為,來判斷一個官員的財產情況、清廉情況。如果一個官員衣著朴素、生活勤儉,亦或者言行低調,語氣親民,便認為這是一個標準的清官。而如果一個官員衣著光鮮、善於包裝,亦或者言行高調,不夠親民,便認準了這就是一個貪官。
  所以,緊盯棉服哥並不是輿論監督的常態。這容易造成誤傷。輿論監督的常態,其實需要建立在信息充分的基礎上。否則,輿論監督雖然熱鬧,但也可能草木皆兵,浪費子彈、造成誤傷。  (原標題:“棉服哥”成輿論圍觀對象,也是一種尷尬)
創作者介紹

防蹣寢具

xj83xjxj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