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當地時間2014年6月24日,伊拉克巴格達西部Ibrahim bin Ali村,伊拉克安全部隊成員與極端組織“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王國”武裝分子發生激戰。
  中新網6月25日電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24日,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警告稱,“數量多得令人不安”的伊斯蘭武裝分子正從澳大利亞和全球其他地區趕往伊拉克,參與武裝衝突中。
  阿博特還表示,正抓緊時間試圖加強地區反恐合作,以防備這些武裝分子在未來可能帶來的任何威脅。
  阿博特已承諾實行更嚴格的安全法規,給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提供更多攔截通訊的權力,以應對武裝分子對澳大利亞日益增大的威脅。這些極端分子可能從伊拉克和敘利亞衝突中返回,並使用學到的技能發動暴力襲擊。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畢曉普暗示,有情報顯示,國際其他地區的伊斯蘭武裝分子正前往中東,加入“伊拉克和大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叛軍的行列。目前ISIS叛軍已奪取伊拉克北部許多地帶的控制權。
  畢曉普說,一些武裝分子來自澳大利亞及其鄰國,這加大了安全官員對十多年前基地組織及其盟友襲擊歷史重演的擔憂。
  畢曉普對澳大利亞議會稱,澳大利亞政府正與許多其他國家緊密合作,以防範那些已經被極端觀念洗腦並被訓練成恐怖分子的歸國人員帶來的威脅。她說,政府正在尋求擴大與本地區國家間的反恐合作,其中包括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
  阿博特表示,那些據信已經離開該國與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武裝分子一同戰鬥或訓練的澳大利亞人所造成的威脅越來越大。阿博特說,面對這一最新的國家安全挑戰,他們不會讓自己的國家失望。
  澳大利亞本土從未遭受過恐怖襲擊,但在目前的衝突中,按照人口比例計算,該國已經成為輸送極端分子最多的國家之一。
  澳大利亞正在研究應對未來威脅的新安全舉措,該國可能效仿英國的做法應對從中東歸國好戰分子的威脅,包括剝奪雙重國籍好戰分子的澳大利亞護照,同時也會授予該國情報機構更高權力,允許其攔截疑似極端分子及其同伙的通訊信息。
  畢曉普說,澳大利亞政府在過去就試圖與印尼加強反恐合作,過去的反恐合作包括澳大利亞為印尼訓練精英反恐警察。其他可能成為武裝分子的人還來自英國、歐洲和美國,這表明國際社會需要採取行動。  (原標題:澳大利亞總理:其他地區武裝分子參與伊拉克衝突)
創作者介紹

防蹣寢具

xj83xjxj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